雨中游草湖

来源:2020年09月04日字体:

●赵春芳

再次来到草湖,是在绵绵细雨中。

湿漉漉的砂石路,走起来软绵绵没有太大声响,我们和草湖的静谧达成默契。湖岸边的芦苇又密实了一些,从堤岸延伸到湖中,大有合围之势,绿得晃眼,仿佛没有枯萎过,也没有经过岁月轮回的痕迹,依然青青翠翠,扎根在湖塘里。水也是安静的,天空的乌云翻滚,把它也染成了铅灰色。铅灰色的湖水静静地宛着,像生了谁的气板着脸不说话,即使调皮的雨滴落进来,也没有打动它,掀起的细碎涟漪很快被抚平。水天一色,氤氲着的水汽使湖塘像一位沉思者。湖水中央冒出来的一丛芦苇,腰肢舒展,翠生生的,摇晃着身姿戏水,把整片湖塘衬托得生动秀美。摘两片厚实修长的苇叶,把它织成一艘小船,轻轻放在水面,任它随风摇晃而去,仿佛我们的思绪也随它一路飘远。

接连七个呈不规则状的湖塘,像七面平整的亮堂堂的镜子,把湿地分割成大小不一好多片。连缀蔓延的草甸子里,夹杂着青草、芨芨草、白刺、芦苇,它们长势汹涌,毫无保留,以各自饱满的姿态回馈着湿地的滋养。最耀眼的,是吐着红艳艳花穗的红柳。万绿丛中那一点红,像一团火,又分明是一树树别致的花树,点缀在一眼望不透的绿茵茵的湿地上,像涂抹在湿地上的腮红,煞是妩媚。红柳有的独树一帜,有的一簇簇,一丛丛,在绿色稠密的湿地里摆开架势,随风摇曳,显得那么艳丽,那么妖娆。这些戈壁滩特有的植物,就这样不约而同扎根在湿地上,因为一汪汪湖水而生生不息,它们互生情愫,相依相偎,不离不弃,让草湖湿地永远青春。

雨越下越欢,有了嘈嘈切切的声响。沿着长长的木栈道走进一个木质凉亭子,忽然发现湖塘的芦苇荡里,几只野鸭子在悠闲觅食。我们蹑手蹑脚,屏住呼吸靠在凉亭围栏边,拉近手机镜头,只见两只黑色野鸭浮在水中,头一点一点频繁伸进水中啄食。豆大的雨点落在水中,圈圈涟漪层层叠叠,野鸭丝毫没有忌讳,它们专心致志地觅食,仿佛这天降之物对它们而言毫无存在感。水面的欢腾,野鸭的安静,这一动一静让草湖生出一些生气来。更添生气的还有天上飞过的鸟儿。浓重的云仿佛一不小心会掉下来,鸟儿们在低空盘旋,鸣号,伴着雨水的“沙沙”声有些凄迷。那急促地盘旋带着几分慌张,它们小巧玲珑的身躯一会拉起,一会俯冲,似乎在寻觅一个安全的着陆点。不能理解大雨来临之际,鸟儿们有些慌乱的哀鸣,它们是在呼朋唤友?还是寻找伙伴?雨水不会淋湿它们的羽毛吗?鸟儿的心思我们无法猜想,也许它们自有它们的道理。

雨已经有了瓢泼之势。这时的草湖整个笼罩在一片迷迷蒙蒙中。雨打在芦苇上“唰唰”作响;落在湖水中像调皮地跳舞;落在草尖上像坐了滑梯“哧溜”下滑;落在红柳上,洗刷得那些深粉色的花枝更加亮丽明艳;落在木栈道上,水汪汪湿滑得脚步打滑。放眼望去,偌大的草湖被蒙上了浓郁的烟雨色,雾气腾腾。那厚重的铅灰色的云翻滚飘移着,把天空压得低低的,仿佛要贴到湿地上,亲吻它的湖水和绿植。透过密织的雨帘已分不清天和湖塘、草甸子,只有脚下湿滑的栈道绵延不断。雨水顺着伞顶淌下来,淋湿了裤子和鞋子,在雨中狂奔的感觉像一场生存挑战,没有退路,只有前方。

这片生机勃勃的湿地,每一次来都能带给我们不一样的风景,不一样的心境。其实,我们来或者不来,它都静守一隅,安然自若,抽枝、散叶、开花、结籽、盛放、丰盈、轮回、积淀,生命繁衍,兀自清欢。只是它用不同的形态和方式教会我们欣赏人生四季的美,学会驾驭自己的生命之舟。晴空万里,艳阳高照时,懂得珍惜,感恩;风雨交加,泥泞曲折时,学会稳健跋涉,沉淀自我。不徘徊,不犹豫,一路向前。

绵密的雨持续在下。回首来路,草湖依然风平浪静,一派静谧安详。


作者: 责任编辑:黄鹏

a8真人娱乐日报
官方微信

a8真人娱乐新闻网
官方微信